“八卦”真正的来源在这里……

时间:2019-10-28 来源:www.yjgby.cn

张其成2019.10.9我想分享

流言是如何产生的,它的起源是什么?

关于流言的起源有许多理论。有人说这是古代绑绳子的照片,有人说古代占卜是烧龟壳的裂缝,还有人说古代人用地球权杖观察日影(日晷影)符号的变化。

《周易?系辞传》早就清楚流言的来源。“古代人认为西斯王是世界之王。他们抬头时相信天堂,低头时相信地球。他们相信鸟类和动物的文字以及地球的适宜性。他们靠近尸体,远离物体。因此,他们开始说闲话,以了解神的美德和万物的爱。”

这意味着当傅西施统治世界时,他观察天文学、地理、鸟类和动物、地球、他自己的身体和所有其他事物,从而制造流言蜚语。他主要观察三样东西:天、地和人。

天空中有云、太阳、月亮、星星等等,最重要的是太阳和月亮。

地上有山、树、水、汽车、马和房子。从远处看,地球越来越远了。在地球的尽头,有山和水,其中最重要的是山和水。

人们有五官、四肢等。人们分为男人和女人。男女之间最大的区别是生殖,所以人最重要的是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。

在那些日子里,傅西施观察到这三对事物:太阳和月亮,山和河,男人和女人。然后,他画了八卦图中两个最重要的基本符号:阳妖和阴妖。

与傅西施同辈的外国人,即6000年至7000年前的外国人,能看到这三对东西吗?当然,他也能看见。那为什么外国人还没有画出这两个符号,当傅西施看着这三对东西时,他画了这两个符号?为什么?

中国人和外国人有不同的思维方式。他们都看到了这三对东西。西方人用分析性思维看待它们。看完一件事后,他们看细节。点越细,这种思考的结果就越科学。它们可以量化和重复。它们可以通过实验室来验证,这是一种分析和还原的方法。

然而,我们中国人采用整体思维。在看到这三对事物后,我们不分析它们,而是整合它们。一旦我们整合,我们发现这三对东西是同一个东西。这被称为整体思维,这是中国文化最重要的核心概念:33,354人与自然融为一体。

傅西施(当然,我们不知道是不是他)检查了这三对东西,组合成了最基本的符号:阴瑶和阳瑶。

虽然《易经》(《周易》文本)中没有提到“阴”和“阳”,但“阴妖”和“杨耀”这两个符号是这两个概念最生动的表达,所以这种思维已经确立。

这种思维是中国人的原始思维和整体思维。

后来中医就是这种思维。

中医和西医最大的区别是什么?

西医将病人视为“头痛为头,脚痛为脚”,但中医可能将病人视为“头痛为脚,脚痛为头”。

我们中国人根据这种整体思维来审视一切。

收集和报告投诉

流言是如何产生的,它的起源是什么?

关于流言的起源有许多理论。有人说这是古代绑绳子的照片,有人说古代占卜是烧龟壳的裂缝,还有人说古代人用地球权杖观察日影(日晷影)符号的变化。

《周易?系辞传》早就清楚流言的来源。“古代人认为西斯王是世界之王。他们抬头时相信天堂,低头时相信地球。他们相信鸟类和动物的文字以及地球的适宜性。他们靠近尸体,远离物体。因此,他们开始说闲话,以了解神的美德和万物的爱。”

这意味着当傅西施统治世界时,他观察天文学、地理、鸟类和动物、地球、他自己的身体和所有其他事物,从而制造流言蜚语。他主要观察三样东西:天、地和人。

天空中有云、太阳、月亮、星星等等,最重要的是太阳和月亮。

地上有山、树、水、汽车、马和房子。从远处看,地球越来越远了。在地球的尽头,有山和水,其中最重要的是山和水。

人们有五官、四肢等。人们分为男人和女人。男女之间最大的区别是生殖,所以人最重要的是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。

在那些日子里,傅西施观察到这三对事物:太阳和月亮,山和河,男人和女人。然后,他画了八卦图中两个最重要的基本符号:阳妖和阴妖。

与傅西施同辈的外国人,即6000年至7000年前的外国人,能看到这三对东西吗?当然,他也能看见。那为什么外国人还没有画出这两个符号,当傅西施看着这三对东西时,他画了这两个符号?为什么?

中国人和外国人有不同的思维方式。他们都看到了这三对东西。西方人用分析性思维看待它们。看完一件事后,他们看细节。点越细,这种思考的结果就越科学。它们可以量化和重复。它们可以通过实验室来验证,这是一种分析和还原的方法。

然而,我们中国人采用整体思维。在看到这三对事物后,我们不分析它们,而是整合它们。一旦我们整合,我们发现这三对东西是同一个东西。这被称为整体思维,这是中国文化最重要的核心概念:33,354人与自然融为一体。

傅西施(当然,我们不知道是不是他)检查了这三对东西,组合成了最基本的符号:阴瑶和阳瑶。

虽然《易经》(《周易》文本)中没有提到“阴”和“阳”,但“阴妖”和“杨耀”这两个符号是这两个概念最生动的表达,所以这种思维已经确立。

这种思维是中国人的原始思维和整体思维。

后来的中医就是这种思维。

中医和西医最大的区别在哪里?

西医治病是“头疼治头,脚痛治脚”,但中医治病很可能是“头疼治脚,脚痛治头”。

我们中国人考察所有事物都是按照这种整体思维来考察。

——